• 网站首页
  • 股票
  • 美股
  • 港股
  • 沪指
  • 基金
  • 私募
  • 理财
  • 信托
  • P2P
  • 钼铜

    发布时间: 2021-4-7作者:福建体育网阅读(7406)Tag:钼铜
    钼铜


    《证券是市场周刊》2012年第25期
    《证券是市场周刊》2012年第25期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戴小河 白兰 王赫】/文

      “谁能不顾自己的家园,抛开记忆中的童年?”这句《明天会更好》的歌词,或许能诠释四川什邡不少市民最近以来的心情,一座钼铜加工厂的奠基,如一条导火索点燃了数以万计民众心中的焦灼。

      在民众的关注下,什邡市首个百亿投资项目被叫停。

      7月5日,四川宏达股份(600331,股吧)有限公司(下称“宏达股份”,600331.SH)再次就什邡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下称“宏达钼铜项目”)的相关情况发布后续公告,这已经是自6月29日以来公司第三份关于钼铜项目的公告。

      公告援引了什邡市人民政府发布的《什邡今后不再建设宏达钼铜项目》一文,并表示截至目前为止,宏达钼铜项目仅举行了开工典礼,尚未正式开工建设。

      针对该项目未来的部署和安排,宏达股份董秘王延俊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暂未讨论此事。”宏达股份董事长杨骞也在电话中对本刊记者表示,“现在不是我说话的时候,请理解。”

      参与宏达什邡钼铜项目环评的环保部环评中心专家坦言,项目存在环境污染风险。根据宏达钼铜项目目前披露的工艺流程看,该项目存在大气、水、固体废物、噪声四大污染,尽管该项目提出了常规的环保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污染风险,但该项目未披露详细的应急预案,专家质疑非正常情况下的污染隐患难以排除。而环保部环评中心专家更是批评现行的环评听证会制度流于形式。

      潜在的四大污染

      “怎么会没有污染呢?”环保部环评中心一位专家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称,宏达钼铜项目污染肯定是有的。至今,该项目环评报告全文未曾公布。

      根据环保总局发布的《环评公众参与暂行办法》,本刊记者分别向宏达钼铜项目的建设单位和环评单位提出参阅环评报告全文。王延俊向记者表示,“我们不便提供,请谅解。”而作为评价单位的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环境工程研究所所长周连碧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其同事声称近几日未见他到单位。

      在没有获得环评报告全文的情况下,根据《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下称“《可研报告》”)和《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信息公示》(下称“《信息公示》”),本刊记者发现钼铜项目存在着四大潜在危害,即大气污染、水污染、固体废物污染和噪声污染。其中,大气污染和水污染共有34个污染源,固体废物约为17种。

      首先,该项目的大气污染物主要来自于钼冶炼、铜冶炼和动力中心热电机组,共计22个污染源。

      钼冶炼会产生钼精矿输送粉尘、多膛炉烟气、钼铁炉烟气、氧化钼煅烧烟气、环集烟气、氨浸结晶车间废气和中和沉淀废气。

      铜冶炼产生的废气污染源包括铜精矿输送粉尘、原矿干燥烟气、冰铜干燥烟气、阳极炉烟气、NGL炉烟气、环境集烟烟气、制酸尾气、铜电解及净液工段酸雾、废酸处理硫化氢废气、贵金属回收废气、贵金属回收卡尔多炉烟气、沉硒废气、贵金属回收环境集烟烟气和渣选矿粉尘。

      动力中心的污染源为动力中心锅炉烟气。

      以上污染源会产生的污染物质包括二氧化硫、烟尘、硫酸雾、硫化氢、NOX、NH3、粉尘和氯气等。这些污染物一旦被人体吸入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诱发各种呼吸道疾病,严重时可造成气管阻塞,引起窒息或引发癌症。

      根据《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建议书》中热电站总量控制要求,二氧化硫年排放总量控制指标为414吨,烟尘排放总量控制指标为250吨。

      什邡市环保局向本刊记者发来的资料显示,到2015年,什邡市主要污染物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总量分别控制在6136吨、615吨;二氧化硫排放总量控制在5257吨;氮氧化物排放量控制在4028吨。以此计算,宏达钼铜项目二氧化硫的年排放量占什邡市全年排放控制总量的10%左右。

      其次,该项目的水污染物主要来自钼冶炼、铜冶炼和设备冷却水及生活污水,污染物来自12个方面。

      其中,钼冶炼的污染主要来自钼焙烧烟气脱硫废水、胺液净化废水、钼系统中和后液、钼系统洗涤洗水。

      铜冶炼的污染来自废酸处理后液、铜冶炼环集烟气脱硫废水、熔炼区及硫酸区场面冲洗水、电解净液碱性废水、净液酸性废水和贵金属回收废水。

      另外的污染源为设备冷却水和生活污水。根据《可研报告》,项目外排至石亭江热污染废水的水量为10310 m3/d(立方/天),排放到开发区市政管网的生活污水量为472m3/d。

      而对于外排的生活污水,其主要污染物COD的含量为250mg/L(毫克/升)。COD是衡量水中有机物质含量多少的指标,含量越高说明水中受有机物的污染越严重。有毒的有机物进入水中,不仅危害水中的生物如鱼类,而且还可经过食物链的富集,最后进入人体,引起慢性中毒,破坏肝功能,造成生理障碍,甚至可能影响生殖和遗传,产生怪胎和引起癌症等。

      第三,该项目的固体废物主要来自钼冶炼、铜冶炼、动力中心和生活垃圾,产生的固体废物主要为飞灰、底渣及生活垃圾。

      其中,钼冶炼产生的固体废物包括钼铁炉渣、氨浸渣、碱性浸出渣、脱磷渣、硫化沉淀渣。

      铜冶炼产生的固体废物包括渣选尾矿、NGL炉渣、白烟尘、铅滤饼、砷滤饼、石膏、废水处理中和渣、碲化铜渣、卡尔多炉熔炼渣、卡尔多炉精炼渣。

      另外,动力中心煤渣和生活垃圾也属于固体废物。

      以上17种固体废物中,铅和砷的危害最大,均被列为《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其中,铅中毒对儿童的危害尤为明显。而砷的主要功能是制造毒剂,如砒霜、杀虫剂,其毒性不言而喻。

      第四,该项目的噪声污染主要来自钼冶炼、铜冶炼和热电站的高噪声设备,主要噪声源分布在主厂房、碎煤机室、送引风机等部位。各设备噪声值一般在80-105分贝。

      控污措施及隐患

      针对以上的潜在环境危险,宏达股份采用了相应的排污工艺,而这些技术能否通过有效运用实现预计的效果?记者请教了相关的专家学者,而部分环保人士对《信息公示》中涉及的环境措施提出了包括大气污染、水污染、固体废物污染、噪音污染四大项共12个疑问。

      首先,《信息公示》中称,宏达钼铜项目对大气环境的治理采用除尘效率为 99.93%的布袋除尘器;炉后脱硫后再进行烟气脱硫,脱硫综合效率为 97.21%;采用烟气脱硝,脱硝效率为 75%。

      对此,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副会长韩伟向本刊记者表示,布袋除尘目前是一种被普遍应用的大气除尘方式,且有较好的除尘效果。

      本刊记者了解到,布袋式除尘器不适于在高温状态下运行工作,当烟气中粉尘含水分重量超过25%以上时,粉尘易粘袋堵袋,造成布袋清灰困难、阻力升高,过早失效损坏;同时,当燃烧高硫烟或烟气未经脱硫等装置处理,烟气中硫氧化物、氮氧化合物浓度很高时,除FE滤料外,其他化纤合成纤维滤料均会被腐蚀损坏,布袋寿命缩短。

      此外,宏达钼铜项目《信息公示》称,“非正常排放的情况下,SO2对环境空气敏感目标以及地面最大浓度值点的浓度贡献值存在超标现象,尤其在制酸系统故障的情况下超标显著,因此应尽力避免极端的非正常工况或事故排放情况的发生。”

      对此,环保人士认为,非正常情况界定不明确,避免发生极端的非正常情况的手段是什么?一旦发生会造成怎样的后果?相应的应急预案如何安排?

      其次,对于水污染采用的主要治理措施包括采用循环排污水、锅炉酸洗水、工业冷却水、输煤系统降尘冲洗水等。其中,车间废水处理站总处理水量 1313m3/d,采用两段四次中和工艺;生产性废水经处理后全部回用于渣缓冷、渣选矿等工艺,不外排。项目间接冷却水为清净下水,直接排入市政排水管网,日排放量5543m3/d;生活污水在园区污水处理厂未建成前,采用化粪池预处理后排入园区管网,排放量为 292m3/d。

      其中,对于循环排污水,《可研报告》称,循环排污水除含盐量稍高外无其它有害成分,部分回用作脱硫工艺用水、主厂房地面冲洗水及工业废水复用系统补水,多余部分排放至石亭江。

      对此,一位从事环境工程的研究人员向本刊记者表示,《可研报告》仅称循环排污水含盐量稍高,没有说具体是什么盐,说得不明不白。比如说有些盐类还是有污染性的,比如氮盐、磷盐可以引起水体富营养化,还有一些盐类浓度过高的话还是有毒性的。

      另外,为防止事故发生情况下酸性污水和厂区受污染初期雨水对当地水体的污染,《可研报告》中称计划厂区内雨水总排放口前,设置有效容积为 4000m3的应急事故水池一座。

      对此,环评专家解释道,“一般在15—20分钟之内的初级雨水要进行收集以工业污水来处理,不能排放。储存工业废水的事故池修建在地下,并且加盖。”

      除此之外,针对《信息公示》中提及的“正常工况下,项目的生产运营不会对周围地下水产生明显不利影响;事故情况下,经预测在严格执行防渗措施后,项目的生产运营不会对周围地下水产生明显不利影响。另外,本项目已严格按照要求在相关风险点设置了长期观测井,并加强了管理,制定了风险应急预案,确保项目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对周围地下水产生明显不利影响。”

      环保人士再次提出六大疑问:非正常情况是什么?可能发生哪些事故?导致事故的原因有哪些?在事故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危害?风险应急预案的是针对哪些风险?措施主要是什么?

      事实上,无论是排水管网、化粪池以及防渗漏处理,一旦遇到山洪、地震等重大灾情,都存在污染隐患。紫金矿业曾经爆出重大废水污染,防渗漏地垫开裂,排污系统失效,尽管排污口设置废水自动化检测监控系统,并与福建省环保自动监控中心联网,实现远程、连续和实时监控,但依然未能遏制突发污染事故的发生。

      第三,在固体废弃物的处理上,《信息公示》中称,绝大多数在厂内回用于生产工艺,石膏、尾矿等。一般工业固体废物全部外售给水泥厂综合利用,铅滤饼、砷滤饼、白烟尘、中和渣等危险废物外售给广元市青川县天运金属开发有限公司综合利用,包括废水中和渣9648t/a吨/年脱磷渣 500 吨(二期)。生活垃圾由园区环卫部门统一处理。另外,灰渣治理拟采用灰渣分除。对煤尘污染物的治理采用储煤场设置喷水设施工业固体废物临时堆场严格按照《危险废物贮存污染控制标准》和《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场污染控制标准》的要求建造。

      对此,环评专家表示,在烟气净化过程中,脱砷后会形成砷滤饼。根据《全国危险废物命名录》(2008),砷滤饼属于危险废物。“一般是交给下一家有处置资质的单位去处理,主要试生产砒霜。另外最大的用量就是给木材消毒杀虫,刷砷酸把虫子毒死。但现在国家不许了,市场销售并不好。因为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所以会重点监管。第一可以搞综合利用,如果市场销售不好就要按照危险废物的贮存标准处理。”

      环保人士表示,回收处理的工艺是什么?外售厂家的资质如何确定?一旦固体废弃物生产成石膏等,将进入企业办公区或者家庭装修之用,如果处理失当,将造成污染的进一步扩散,造成更大的环保伤害。

      第四,对声环境的影响采用的防治措施为设备订货时要求制造厂使其噪声值不超过设计规定值;设备安装时采取防振、减振、隔振等措施;对噪声值超标严重的设备装设消音器;对难以集中控制的噪声设备设置隔音工作小间,减少对工作人员的影响;各主要生产车间在建筑设计上考虑采用吸声隔音材料进行处理;总平面布置时拟根据动力中心不同功能区要求,结合生产工艺特点选择当地树种进行绿化,以起到隔声降噪作用。

      对此,前述环境工程研究人员表示,如果能严格落实处理措施,基本可以达到预期的控污效果。

      针对以上的治理措施,前述环保工程研究人士认为,项目书中的大部分措施还是有效的,但是在实际施工过程中,环保设备的购买、运行和技术的使用等现实因素也会影响排污的效果。项目书中,水、气、固废、噪音方面的控制措施都提到了,但是有色金属提炼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不排除在生产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其他的污染物。

      地下水污染之忧

      宏达钼铜项目在《信息公示》中强调,“本项目不取用地下水,不会对项目周围地下水资源量产生影响。”同时,什邡市政府也曾表示该项目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冶炼技术和装备,并进行最严格的防渗处理,不会对周围地下水、地表水产生影响。

      钼铜项目真如政府和公示中所称的那样“不会对周围地下水产生影响”?本刊记者在采访参与钼铜项目环评专家的过程中发现,对于钼铜项目的选址,环评专家最初就感到十分担忧。

      一位参与该项目环评的工程师直言,“这个地方(什邡)的土质不好,处于风化带,且地下有断层。地下水的问题是我们很担心的一个事情。”该工程师表示,在做环评时我们就提出要加强防渗,比别的地方的地下水防渗提高了一个层次,执行的是国家最高标准。

      钼铜项目所在的什邡经济开发区,地处川西龙门山脉中断,位于龙门山断裂带。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什邡市受损严重。

      同时,什邡市北部以九顶山主峰与茂县为界,东部以石亭江与绵竹县分津,南与广汉县接壤,西与彭州毗连,东南同德阳市中区隔江相望。什邡市内主要河流有石亭江、鸭子河、小石河等,钼铜项目临近的石亭江源头为九顶山东侧的二道金河和头道金河,在什邡境内全长87公里,是境内居民的主要饮用和灌溉水源。

      什邡地区地下水储量丰富,其地下水有两层:一为全新世河流冲积的砂砾含水层,距离地表仅1-2米及石亭江两岸约500米深埋处,此层水渗透性强;第二层距地表3-7米,为微具承压性的潜水层。

      同时,《可研报告》显示,宏达钼铜项目总用地面积合计3350.1亩,分为钼冶炼、铜冶炼、公用辅助系统,保税品仓库、铁路专用线及厂内站、办公及检测监控6个区域,预留钼铜加工场地。其中钼冶炼213.75亩,铜冶炼948.3亩,公用辅助系统809.25亩。

      据知情人士透露,环保部门要求宏达钼铜将厂区划分为特殊防渗区、一般防渗区和非防渗区。其中,特殊防渗区面积比较大,包括冶炼区、污水区、废渣堆放区等。防渗要求必须达到《危险废物贮存污染控制标准》(BG18597-2001)和《危险废物填埋污染控制标准》(BG18598-2001)的标准。

      本刊记者了解到,在宏达钼铜项目环评报告送到环保部审核期间,环评组专家仍表示对地下水的问题不放心,要求提供防渗区图纸,采用最高防渗等级。并预测未来十年、一百年、三百年的情况。

      “这和彭州石化的防渗等级一样,都是最高标准。”前述工程师表示。但宏达股份方面至今未公布非常状况下的应急处理预案。

      四大疑虑待解

      除了《可研报告》中提到的潜在环境风险,环评专家和环保人士还提出了四大疑虑,分别涉及水土保持、地质灾害、原料运输和项目选址。

      首先,针对水土保持问题,宏达钼铜项目的可研报告中仅对施工区域的水土问题提供了相关数据和防治措施,而忽略了原料开采地的水土保持问题。

      就什邡地区而言,《信息公示》称,“该项目还将导致施工区域地表扰动,造成植被破坏,形成新的水土流失。项目占用土地面积227.62公顷,其中包括占用耕地172.7公顷,对评价范围内的土地利用结构有一定的影响。”

      据环评单位测算,该项目每年将造成生物量损失约2197t(吨),也会带来水土流失的风险,其中施工准备期新增流失量176t;土建期1年,新增水土流失量8366t;自然恢复期2年,新增流失量320t。对于可能出现的水土流失问题,采取的防治措施为设置排洪沟,确保动力中心施工期和运行期厂区内的雨水能及时外排。同时,厂区道路进行硬化处理,对厂区进行绿化。

      据介绍,此次宏达钼铜项目的原料部分来自位于西藏的三座自有矿山,并修建一条铁路专运线运送原料。铁路专用线方案显示,该专线在灵杰和两路口火车站之间新设车站,站中心里程为 K29+500,出站端为岳家山方向,向东北方而行,绕避斗洞子居民区,上跨北京大道后沿红岩渠南侧行走,在邓家院子附近上跨红岩渠和昌平大道,过桥后进入本项目厂内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新水保法)第十五条规定,“有关基础设施建设、矿产资源开发、城镇建设、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规划,在实施过程中可能造成水土流失的,规划的组织编制机关应当在规划中提出水土流失预防和治理的对策和措施,并在规划报请审批前征求本级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的意见。”显然,开矿、修路、采石等生产建设随意倾倒废土、废石、矿渣,会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危害生态环境。

      另外,钼矿开采产生的放射性污染源主要为含天然放射性核素的采矿废石,中国钼开采的废石主要为炭质页岩,采掘比约为1:50,除少数用于坑道回填外,其余主要外排,露天就地堆放,侵占了大量的土地。其中,废石中的放射性元素衰变产生的辐射污染了环境,提高了当地环境辐射水平。同时由于受到雨水的侵蚀,废石中放射性核素进入土壤和地下水,使矿区周边土壤中的重金属含量升高,并转移到地表植物中,造成其α、β辐射总量增加,从而造成食物链的放射性污染。

      其次,宏达钼铜项目位于中国地质灾害频发的西南地区,地质灾害也是隐患之一。

    图图

      根据《地质灾害防治条例》编制和实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矿产资源规划以及水利、铁路、交通、能源等重大建设工程项目规划,应当充分考虑地质灾害防治要求,避免和减轻地质灾害造成的损失。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08年发布的《建筑抗震设计规范局部修订》,什邡的抗震设防烈度新增为7度。《可研报告》显示该工程场地的抗震设防烈度为7度。但根据《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分类标准》(GB50223-2008),建筑工程分为四个抗震设防类别。其中,特殊设防类指使用上有特殊设施,设计国家公共安全的重大建筑工程和地震时可能发生严重次生危害等特别重大灾害后果,需要进行特殊设防的建筑。对于此类建筑的抗震设防标准规定为应按高于本地区抗震设防烈度提高一度的要求加强其抗震措施。

      什邡作为2008年汶川地震的重灾区之一,地质灾害对宏达钼铜项目的影响应该得到更充分的重视。一旦发生地质灾害,造成重金属污染,波及周边人口稠密区,将造成巨大的危害。

      除了对水土保持和地质灾害的隐忧外,环评专家表示,原料的开采和运输中也存在着巨大风险。

      “我最担心它的原料运输,这些铜金矿、钼金矿都是粉料,它不是用闷罐车运,这些粉料如果在运输途中散落,粉料里含有的元素对环境会是很大的伤害。”前述环评专家如是说。

      《可研报告》显示,宏达钼铜项目一期工程全厂外部货物运输总量为340.37 万吨/年,其中运入量为130.48万吨/年。厂外货物运输采用火车和汽车运输方式,全部考虑委托当地运输部门解决。

      该项目的铁路运输条件主要涵盖两条铁路,广岳铁路和兰成铁路,同时什邡市的区域道路是“两纵两横”的格局,主要连接成都、德阳、绵阳地区。

      从环评专家的隐忧来看,将原料从西藏运抵什邡,也会对沿途区域造成潜在的环境影响。

      另外,对于该项目的选址,环评专家还提出了另一个隐忧,“重金属开发区,建在成都附近合不合适?”一旦出现重金属污染,会造成难以预估的危害。

      环评公众参与被指流于形式

      环保部内部人士透露,2011年4月国务院批复《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按照这一规划,全国有14个省区被纳入“十二五”重金属重点治理省区,有138个区域被列为重点治理区域, 4452家企业被纳入重点监控。作为老牌工业基地,什邡市成为重点整治区域。

      2012年6月8日,什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专门成立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由市长徐光勇担任组长,“确保污染防治目标顺利实现”。

      一位参与该项目环评审核的环保部专家表示,宏达钼铜项目在环保审批上先后经过环保部环评中心的三级审核。“环评中心先开会研究,然后是部门开会继续研究,接下来到总办研究。”他告诉本刊记者,环评中心审核过关后报送环保部相关处室审核,处室审核完毕后又报送相关司局,司局审核过关了,最后到部长办公会。

      “它在审批程序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污染是有的。”这名专家表示,根据规定,厂界外一公里之内的居民需要全部搬离。

      什邡市环保局局长曾生琪曾公开表示,宏达钼铜项目已经通过国家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估,按照环评要求,治污设施建设全部采用国外先进技术,最大限度地控制污染。同时,钼铜项目开工建设后,本地环保部门还将在施工现场安装监测设备并配备监测人员,对工程进行全方位观察测评。

      但什邡市民认为,环保已经不只是简单的“技术”问题,而是关乎子孙后代的“民生”问题。

      一位环保组织负责人质疑称,项目虽然符合审批程序,但却鲜有公众参与的痕迹。他说,听证会和环评公示多数流于形式,公众并不能及时并深入知晓钼铜项目的内容及对环境的影响。这也是当前环评公众参与中存在的一大问题。

      宏达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从2010年11月18日至2011年7月6日间,宏达钼铜取得了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出具的《企业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四川省安全技术监督管理局、发改委、水利厅分别出具的《关于同意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建设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设立安全审查的批复》,以及四川省卫生厅出具的《四川省卫生厅建设项目职业病危害(严重)预评价报告审核批复书》。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统计发现,这个金属钼产量居全球第一、阴极铜产量国内第五的百亿级项目,最终公众参与的时间总计仅有27天,公众参与的形式仅限于电话咨询和调查问卷。最终也只公布了环评简本。

      公众与环境信息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公开质疑,如此大的钼铜冶炼项目,无疑有很大潜在环境影响,在国际上来说,这样一个项目是不可能这样决策的。“应该让公众从项目规划开始时就参与进来!”马军说。

      2011年5月9日,宏达股份发布的《信息公示》中称,“公众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电话告知或到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办公室查阅的方式获取工程环评报告简本,同时建设单位将根据公众的意见对公示的内容中涉及的内容进行补充说明。” 该公示还显示,做出环境影响评价的机构是北京矿冶研究总院,负责人为周连碧和陈谦,截至记者发稿时,周连碧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办公室电话也无人接听。

      《信息公示》中显示,“对本拟建项目有意见或提出建议,可在二次项目公示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以电话、书面、电子邮件等方式向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或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环境影响评价中心反映。”

      环保部网站3月26日做出了《关于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但是,这一批复未显示环评项目的具体内容,仅显示施工单位和审批时间。

      2012年4月9日,环保部《关于2012年3月做出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批复和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决定的公告》中再次对宏达钼铜项目做出为期一周的公告。

      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王国栋教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称,宏达钼铜项目环评公示的内容过于简单,公众只能在网上看到简本,没有关于环评项目的具体信息,特别是对当地民众的生产、生活影响,以至于公众不能深入了解项目的内容。

      可见,环评公示的时间过于短暂,公示的媒介仅限于少有人关注的地方网络和报纸,一些大型建设项目如果在经济不发达地区,公众很难及时获取这些信息。

      一位环境法专家称,这反映出公众参与制度程序上的缺失,对可能直接对公众环境权益产生重大影响的规划和建设项目,必须采取一次以上的听证会形式,为公众提供一个表达意愿的正式场合。

      对于环评听证会制度,参加过多次听证会的王国栋教授表示,“中国目前的部分环评听证会不到位,参加听证会的人员与项目关系不大,不是很了解听证项目的内容,官方色彩浓重。”他建议,应该扩大听证会的与会人员范围,特别是让知晓项目的人员参与其中,而不是让环评听证会流于形式。

      宏达钼铜项目不是第一个重金属污染项目,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项目。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公布《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时强调,到2015年中国将重点防控铅、汞、铬、镉和类金属砷等5大重点行业和4452家重点防控企业,要全部给死死盯住,实行多方面的有效监控。

      今后,类似钼铜这样的所有项目,无论在哪里上马,都将面临上述环保问题的检验。

    (责任编辑:张敏 )
    关于更多钼铜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钼铜:钼铜《证券是市场周刊》2012年第25期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戴小河 白兰 王赫】/文  “谁能不顾自己的家园,抛开记忆中的童年?”这句《明天会更好》的歌词,或许能诠释四川什邡不少市民最近以来的心情,一座钼铜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互金 - 期货 - 非农 - 大宗 - 保险 - 银行 - 黄金 - 外汇 - 生活百科 - 地图

    上海财经[www.82te.com]上海财经网是上海新闻门户网,每天发布财经信息!股市行情,服务与上海百姓息息相关的理财生活.通过上海财经网让更多人了解上海,让上海本土更好的了解本地资讯。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上海财经网,上海财经,财经网,财经网站,国际财经网,财经网址,财经网络,专业财经网站,第一财经网

    Copyright © 2004 - 2018 www.82te.com Co.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财经 版权所有